>>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德国安全报告称恐怖主义势力正威胁德国安全   |台港澳新闻|台当局下令岛内各级医院做好封楼封院准备   |国内新闻|内蒙古提出非典防治期间医疗垃圾安全处置措施   |体育新闻|[国际足球]日本足协公布东亚四强赛30人大名单   |国际新闻|约旦和欧盟强调以色列应执行"路线图"计划   |国际新闻|印度任命现驻中国大使为驻巴基斯坦高级专员   |国际新闻|印俄海军将在孟买海域举行首次联合军事演习
倒下的白衣卫士丁秀兰:选择做医生就是选择奉献
2003年5月13日 23:13
 

5月13日凌晨4时15分,北京第二位为抢救“非典”患者不幸染病的白衣天使--北京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丁秀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选择做医务工作者,就是选择奉献”,这是她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她一贯工作作风的真实写照。

开完一个“非典”会议回来,她病倒了

在急诊科所有工作人员的眼里,丁秀兰总是那样的和蔼可亲,工作一丝不苟,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得对得起病人”。在她所负责的急诊重症监护室,面对每一位病人,丁秀兰无论再忙都要亲自询问病史、查体,安排就诊的相关事宜。在此次抗击“非典”的战役中,她还是像平时一样,一如既往地奔波于患者的床前,问诊、查体。匆忙的脚步声似乎告诉人们,她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个人的安危,她不停地劳碌着,用自己年届中年的身体抵御着疲倦。

4月14日晚上,忙碌了一天的丁秀兰仍没有脱下白大衣,而是急匆匆地奔向急诊监护病房,那里躺着6名发着高烧的急诊科护士。丁秀兰仔细地为她们一个个地查体,细致到连每个人的眼睑和咽部都要认真地检查一遍,接着书写病历。

就在这一晚,她受了风寒。随后的几天,丁秀兰觉察到身体的不适,但繁忙的工作使她无暇顾及。终于有一天,她在院里开完一个“非典”工作会议回来时,对护士长说了一句“我感觉有些冷”,接着就病倒了。不惑的年纪,加上长时间的劳累,使她的病情发展很快,持续的高热和浑身酸痛乏力折磨得她寝食难安。

她不停地“撵”护士:“快出去吧,别传染你们!”

躺在病床上的丁秀兰依然不肯闲下来。她时刻未忘自己是一名医务人员,不失时机地与前来查房的“非典”疾病诊疗专家探讨病历,详细地将自己的患病感受、病情发展情况记录下来。她说:“这些都是难得的资料,出院以后我还要好好研究”。

在疾病面前,丁秀兰镇定而平静,以一个医生特有的责任感,维护着医术的圣洁和荣誉。她躺在病床上,不能医治病人的身体,就尽力安抚宽慰病友们那一颗颗被病魔痛苦折磨的心。有一位年轻病友病情加重,心情烦躁,丁秀兰举着输液瓶挨到她的床前,用一个医务工作者的亲切关怀安慰她,指导她如何正确使用呼吸机,使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有一次,丁秀兰打电话让爱人给她包些饺子送过来,当饺子送来后,丁秀兰却不吃也不碰,而是让护士用一次性消毒碗把饺子分成几份,送给同病区的几个病重的年轻人吃。当护士问她为什么不吃时,她无力地笑笑说:“就是给她们包的,替我转告她们,一定要好好吃饭,病才会好得快。”

在病房里,丁秀兰总是“批评”护士们进她房间巡视次数太多,每次护士进她的房间时,她总是不停地“撵”她们:“快出去吧,别传染你们!”为了减轻护士的辛苦,她竟夜间不睡觉,自己盯着输液,任凭护士们怎么劝她,她总是固执地说:“你们不能太劳累,不然会抵抗力下降,我反正晚上也睡不着,无所谓的”。在她这个病区工作的医护人员,一提起丁秀兰来,眼圈都是红红的。

最后的日子,北京各方全力抢救

作为母亲,丁秀兰不能算是十分称职的,她顾不得照顾唯一的女儿,甚至顾不上参加高三毕业班的家长会,她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了医院的工作之中。丁秀兰的爱人长年在外地工作,等他回到北京后,丁秀兰已经在岗位上奋斗许多天了,他们只能在电话里说上几句话,一直到最后,他们连面都没有见上。

4月22日,丁秀兰被转到北京地坛医院,她对送行的同事们一再说,“离我远点,不要传染你们。”在地坛医院的日日夜夜,丁秀兰的心里想的还是自己患病的战友和依然工作的同事。在自己已经说话很困难的情况下,让医生转告其他有病的同志:“用呼吸机时,要多抹石蜡油……”

北京市委、市政府一直关注丁秀兰的治疗抢救工作,有关领导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丁秀兰。入院第3天,地坛医院组织了院内专家会诊,对她患重型SARS进行了确诊,决定给予抗病毒、抗感染、提高机体免疫的治疗。

5月2日,丁秀兰呼吸困难加重,医院当夜组织朝阳医院、复兴医院知名专家参与组成的治疗抢救小组。5日,丁秀兰的呼吸困难进一步加重,呼吸频率每分钟30次上下,血氧饱和度为85-89%。6日,专家组请来人民医院、协和医院、北医三院、朝阳医院、复兴医院、地坛医院的21位专家和特意由广东赶来的肖正伦教授一起会诊。会诊意见认为,丁秀兰目前存在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应立即输注新鲜血浆、血小板及肝素进行治疗。

10日,广州的钟南山院士和北医三院赵明武教授、朝阳医院王辰教授等亲临指导抢救。11日,市里再次组织北京、广东的27名专家会诊,认为丁秀兰已处于多脏器功能衰竭,建议施行床旁连续血液滤过治疗。当日,医院紧急施行了床旁血液滤过透析,治疗持续24小时后,又进行了分子吸附再循环的新型血液净化治疗。

13日清晨4点15分,经11天的积极抢救,丁秀兰终因多脏器功能衰竭被宣布临床死亡。

丁秀兰虽然离开了深爱着的岗位,但她的音容宛在,笑貌犹存,她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去夺取抗击“非典”的最后胜利。

 
 
  选稿:宗和 来源:新华网 5月13日  作者:王思海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新闻短信——关注非典,权威通报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五十步笑百分500元现金奖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高考信息指南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