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程琳:我和侯德健根本没结过婚
2002年1月28日 17:19

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陈鲁豫说,在决定采访程琳以后,着手准备了一些程琳的资料,有一点发现让鲁豫特别吃惊,程琳是1967年出生的,没想到她有这么年轻,当然她的形象还是很青春亮丽,对于鲁豫来说,她和程琳的童年少年的一段经历、一段记忆联系在一起的,真的没有想到她现在就已经有了那么丰富复杂,也有一些坎坷的人生经历。所以,鲁豫喜欢和这样的人谈话,喜欢和有故事的人谈话。(下文陈鲁豫简称陈,程琳简称程)

少年成名

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登台吗?应该是到海政歌舞团以后第一次唱歌吧。

程:对,那当然记得,我第一次登台在首钢(首都钢铁厂),那个时候,我们团里的涪陵老师,还有其它的一些搞音乐的老师写了一批歌给我,其中有一个就是《小螺号》。当时,我从小在后台,在拉二胡之余,我就喜欢唱歌。我妈妈爸爸是搞豫剧的,我从小会唱京剧、会唱豫剧。所以上台演出我张嘴就唱,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那时我穿件小海军服,上台一张嘴,底下就有人鼓掌,我还被吓了一跳。底下一直在鼓掌,我都没反应过来,因为我不晓得第一次登台是这种效果。

陈:那你刚才讲,你13岁就成名,你有真正意义上的童年吗?

程:没有,我觉得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其实我很小,12岁就到了海政歌舞团,跟一帮大人在一起,当然我还是很受宠的,但经常还是不能完完全全投入那种成人的那种生活,可是我必须得那样生活,因为那是我的道路,这是命运给我安排的道路。后来等到我长大了以后,很长时间,我都抱了很多童年的幻想,甚至到现在为止,有的时候,多多少少跟那个时候有点像,所以呢,我认为,人一生的经历一定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这样一步一步排上去的,如果你从第一步跳到第十步,你早晚还得再从第二步再走起,二三四五六,这样子。所以说,没有失去的年代,我从1岁一下子长到10岁是不可能的,这是我自己的经历。

陈:可当时你也没有想到,一方面很受欢迎,但同时当时的非议非常大,因为那时候你的那种唱法,没有过,包括你的台风,在大家看来,可能不应该属于一个13岁的小孩。

程:实际上,要现在回头再看看那些录像带,她其实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只不过是因为在内地没有这样的唱法,所以我就变得不自然了。你现在看看小孩,他都是很自然的在舞台上唱歌,只不过那时候我是用一种很自然的方法在唱。像以前我们听到的要不就是民歌、要不就是意大利歌剧,还有就是小孩用童声唱的歌。那时候我13岁,是鉴于童生和正在变声之间,用那种比较轻柔的自然方法去唱,在当时就很哗然了。很多人就说,这是靡靡之音。实际上现在听听,根本就不是,它就是很自然,只不过大家没见过。

陈:后来,你看到了传媒一些批评的声音以后,你会害怕吗?或者你根本就不懂他们在说你什么呢?

程:不懂。我现在回头看看我那时候的文章,听听我那时候的录音啊,我觉得是在看别人的一段故事。

说起侯德健

陈:说起程琳一定要提侯德健,但是她曾经对我的工作人员表示过,能不能不提侯德健,样子很为难。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我没想到在我们的谈话当中,程琳主动提起了她18岁的初恋,我知道她说的就是侯德健。

程:十八九岁,我说我结交个男朋友,我爸爸就不高兴,说“你太小了,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年龄”。我就跟我爸吵起来了。

陈:那当时是一见钟情吗?

程:也不是一见钟情,我当时还是挺小嘛,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俩合作很多歌曲,才有了一些感情。

陈:侯德健在音乐上带给你很多,后来你们有很多合作的音乐,的确你的音乐在那时候改变了很多,成熟了很多。

程:没错,像《熊猫咪咪》、《酒干淌卖无》、《信天游》、《趁你还年轻》,当时是留给中国一代人听的一些音乐。到现在,他们经常还想起这些歌曲来,说起这些歌曲来,还是觉得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陈:外界都传说你们是结婚以后又离婚,你们结过婚吗?

程:其实我们没有结婚。当时很多人都误会了。因为有太大的影响,没有(结婚)。

陈:就(这么)分手了,两人那么好、那么相爱,又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好不容易在一起,然后又分开了?

程:我觉得跟个性有关系,也跟缘分有关系。我觉得我也成长了,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也有一些变化。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也不奇怪。就像很多人,他们有缘分走在一起,到没有缘分的时候分开,也挺正常的。

陈:在分手的时候,你还爱他吗,对他还有感情吗?

程:我觉得你跟一个人分手,你曾经和你相爱的人,永远在你内心里都会有一份爱,但那个已经不一样了,那个爱是过去的,在你生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人,很遥远,那份爱我觉得永远都会留在你心里。但是不一样了,你还是让他走,你还是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各自走自己的道路,找到自己的生活。所以是一种挺无私的爱,应该说,最后那种爱。

为何出国

陈:为什么会选择要出国?

程:这个跟我小时候,受宠的环境有关系。我一直想看一些我没有机会见到的东西,比如说真正的国外非常棒的音乐家,他们是怎么去做他们的音乐,怎么去学习,怎么生活。而当时我在国内找不到这种生活,那我就决定要到国外去。

陈:你现在回头看,你不觉得当时其实是挺错误的决定吗?在事业上,如果你不走的话,也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程:我是200%的觉得,我走的是对的。

陈:为什么呢?

程:因为就像我说的,我从小就知道,名和利不能真正使一个人开心,不能满足她精神上的要求。人是有两个方面组成的,一个是精神,一个是物质,我觉得缺一是不可的。我一直要寻找这些,就是怎么样平衡去发展。那我觉得离开是正确的一个决定。比如说,你可能在物质、在名气上会有一些损失,但在精神、在眼界方面,我觉得我是得到太多了。如果我没走,我现在只不过是房子可能更大一些,或者钱更多一点。那对我来说意义不大,因为从小我就接触过这些东西。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东西并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理想"生活

陈:但我曾经也听过其它的一些像你一样,差不多生活背景,就是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又回到内地来发展的一些歌手。他们有一些感觉就是回来以后,在业内感到一些,不能说排挤,但是有一定的排斥。人家会觉得你们当时不在,你们走了,这边的市场偶然是我们打出来的。如今我们已经成型了,你们又回来要占我们的位置。毕竟你们还有很多的观众,听众都在那儿,感觉你们回来抢我们的地盘,所以会有一定的排斥的感觉,有吗?

程:我相信可能会有。但是我不去这么想,我觉得,如果有的话,这都是很正常的。而且我觉得我一直相信一个真理,就是如果你的盒子里面包的是十个钻石,你不怕的;这个包装纸是包装外表的东西,就算是这个钻石没有被人发现,它还是个钻石。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不存在这些问题。我愿意用非常真诚的态度跟每一个人合作,这是我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当时回来遇到过很多的困难,可是我也把它当做一种(正常的经历)。

陈:什么样的困难?

程:你比如说,我跟很多电视台合作的时候,他们不清楚,他们说我们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合作,比如有一些演出请我到了现场,告诉我说,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能够上场,这样的事情,我都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

陈:你现在平常生活状态是什么?

程:平常生活状态,我有很多的朋友,我有一些社会活动,还有一些电视访问,像今天啦,今天晚上去北京台录像,因为有世界各地的朋友到中国来,我的家人,来往也非常多,然后我经常要到外地去演出,也时不时到美国跟同行切磋一下,生活状态还是不错的,我觉得。

陈:这样外人听起来,“哎呀这种生活太理想了”,但是实际情况呢?比如说你现在你的感情方面是怎样的一种状况?

程:我现在我的感情,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我们目前正在(考虑)。

陈:很好的异性朋友?到什么程度?

程:异性朋友。我们现在目前正在考虑,我们是否能够真正的成为一辈子可以生活在一起的伴侣,我们正在考虑阶段,所以目前我不能把他公开出来。因为我觉得这样会影响到我们做决定的这种态度。我觉得现在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就是经历了以后,找到最真的感受。所以我觉得那些经历,都是我命中注定、必须经历的事情。

陈:你想自己这十几年,你觉得坎坷吗?

程:我觉得我还是蛮幸运的,觉得我的坎坷是我的一种财富,而且是把我变得更懂得欣赏生活,更懂得感激生活。所以这个坎坷特别有必要的。

编辑:周湘  来源:燕赵都市报 1月28日 


 





2002年春运
驻印度美国机构遇袭
中行纽约分行受查处
两岸记者申城写真
异形词到底怎么用
聚焦“三峡第一爆”
安然公司破产风波
绿城吉利联手揭黑
浦江开发工程启动
阿富汗和平曙光暂现
聚焦铁路价格听证会
台政界名人情色风波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乔丹,永远的焦点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美军下个目标是谁?
东方网2001年终报道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