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体育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体育新闻|[国际足球]新麒总经理:有神秘中间人收取黑钱    |科教卫IT|工厂签协议住户不知情 小灵通基站突现居民楼顶   |社会新闻|一起离婚手续牵出陈年"密情" 大量假结婚证现形   |科教卫IT|"五一"价格战提前打响 黑白屏手机疯狂跳水   |体育新闻|[国内足球]徐云龙打右前感觉挺好   |体育新闻|[英超]英国独立台播放李铁六大亮点镜头   |体育新闻|[NBA]加内特露出狼牙不可挡 森林狼痛扁湖人
[国际足球]新麒总经理:有神秘中间人收取黑钱
2003年4月23日 13:11
 

本报前天推出“新麒自曝开除中国球员内幕”的报道后,该事件又有进展。昨天,该俱乐部总经理王津辉向记者透露,去年年底新麒队在中国挑选队员时,有人从中收取黑钱。而被开除的五名球员之一徐明在写给新加坡足总的投诉信中也明确承认,球队有12名队员包括其自己在内,是自己掏钱,才获得去新加坡踢球的资格的。

新麒总经理王津辉:徐明给中间人塞了7万

王津辉告诉记者,新加坡新麒队去年12月到昆明挑选了部分队员,挑选队员的工作由当时的主教练曹关林全权负责,徐明就是那个时候未经试训,直接进队的。当时徐明以主力球员的工资签约。

王津辉说,他认为徐明的水平达不到新加坡联赛的要求,新麒队在赛季前进行了三场热身赛,徐明都上场了,但被证明水平不行,直接淘汰到二队去了。当时,徐明在队里就散布传言,说他是花了7万元人民币才来的新加坡。

“听到这个传言后,我就直接去找徐明,问那7万元都交给谁了,徐明说交给中间人了。我当时说,俱乐部可以把这个钱给你,但你必须说出中间人是谁。我们俱乐部去中国挑选队员,只有我们给球员开钱,怎么可能反过去要球员的钱呢?”王津辉说。

对于到底谁在中间收钱,王津辉说俱乐部非常关注,因为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对俱乐部声誉造成了影响,因此俱乐部一定会“一查到底”。

他说,俱乐部希望有关中间人以及球队有关人士自己能够坦白,把这钱交出来还给球员,否则,俱乐部将请求中国警方介入,彻底调查此事。

徐明承认:为去新加坡,自己花了钱

昨天,记者从有关方面得到了一封徐明写给新加坡足总投诉新麒俱乐部的信件,一共5页,手写。信中写道:“尊敬的新加坡足总你好!……非常高兴有这么好的机会来到新加坡并参加全国最高水平的职业联赛。说实话这是我们很多中国球员想都想不到非常难得的一次机会……”

在第4页,徐明写道:“我们队有12名球员都是自己出钱来的新加坡,因为俱乐部是零租借,零转会费,俱乐部不承担任何费用。”

大连足球俱乐部:我们一分钱都没收

但记者在采访徐明原属的大连足球俱乐部时,该俱乐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根本没有收取对方任何费用。大连足球俱乐部经理戴玉山说:“徐明是零租借到新加坡的,我们俱乐部没有收一分钱。”

据戴玉山介绍,去新加坡前,徐明是该俱乐部队员,和孙继海是一拨的,但他属于替补,所以在孙继海等主力队员被大连万达抽调之后,徐明还在大连足球俱乐部。

戴玉山说,以徐明的水平打乙级队的比赛肯定是不在话下,要是打甲B的话,在中下游的球队应该没有问题,在甲B前几名的球队,徐明就要吃力一些。原来徐明是要朝着职业球员发展的,但是后来赶上东北财经大学招生,徐明就作为特招生进了大学,而且还代表校队拿到了飞利浦大学生足球联赛的冠军。

徐明父亲:给学校交过保证金

随后,记者采访了徐明的父亲。他昨天找到大连当地一位记者,做了一个采访为儿子辩护,发表在网上,他说,这样做主要是为了“给徐明消除一下在家乡造成的不良影响”。

徐父对本报记者的采访显得十分警惕,几次质问记者采访的意图。以下是记者与徐父对话实录:

记者:据我了解,徐明在给新加坡足总的投诉信中说,他和几个队友都是交钱到新加坡的,这个钱是指什么钱?

徐父:徐明离开东北财经大学办理休学的时候,向学校交过保证金,一共是两万块钱,这个钱的收条我现在还留着,等徐明回来,这个钱学校还会退给我们的。

记者:那这两万块钱交给学校的哪个部门呢?

徐父(很警惕地):你了解这个有什么意图?

记者:那除了两万块钱,就没有再交别的钱了吧?

徐父(很警惕地):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记者:因为徐明曾经说自己是花了七万块钱才到新加坡的……

徐父(打断记者):这是不可能的,你们不要听王津辉胡说八道。

新麒前主帅曹关林:我收钱?瞎扯淡!

由于涉及收球员的钱,当时负责挑选球员的曹关林不可避免地被卷进了漩涡。曹关林目前已回到北京,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显得比较谨慎。

“徐明说交给了中间人7万块钱,肯定不是我拿的,至于王津辉说我拿过球员5000块钱,那不是瞎扯淡吗?”曹关林说。

曹关林说:“当时俱乐部授权我找队员,但最后也不是我一个人确定的。徐明虽然没有打过甲A甲B的比赛,但是他打新加坡联赛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其他队员的水平就更没得说了。”

在谈到为何被免职时,曹关林说,新麒俱乐部在俱乐部的管理上确实存在问题,比如主教练的职权总是受到总经理的干涉,球员受伤了能不能训练比赛,主教练说了不算,反而由俱乐部总经理来决定等等。

对于五球员被开除一事,曹关林不愿多说,只表示,他们既然已经借助法律,他现在就没有发表看法的必要。等到法律裁决结果出来以后,他“可以把详细的情形都说出来”。

事件解析:球员被炒直接原因是罢训

昨天,王津辉向记者特别强调,五球员被开除的直接原因是因为他们罢训。从4月1日开始罢训,一直到4月3日中午,忍无可忍的俱乐部才宣布将他们开除。

“3月份我们就已经召集这几名球员开会,告诉他们,俱乐部不可能无限期地等待,只能再给一个月的时间来考察,如果表现好,就回一队,否则只能解除合同。因为当时他们虽然已经被打到二队,但还占据着一队的名额。新加坡联赛规定,一队可以有20名球员。现在他们5人被打到二队,但仍然占据着一队名额,这样我们一队实际上只剩下15名球员,扣掉替补守门员,万一有人再受伤,我们凑11个人都困难。但是他们仍然不好好训练,到了4月1日就开始罢训,俱乐部只能将他们开除。”

4月3日中午被俱乐部宣布开除后,五名球员分头写信,于4月4日向新加坡足总投诉新麒俱乐部。王津辉强调:“我们是先开除他们,第二天他们才去投诉俱乐部的,但现在他们却撒谎,说俱乐部开除他们,是因为他们先投诉了俱乐部,把开除说成了俱乐部在打击报复。”

官司前景球员胜诉机会小

目前,五名球员中鲍文杰、唐晓光和王建谕已经回国,黄翌、徐明则仍然留在新加坡,会同律师一起,准备控告俱乐部单方面毁约。不过他们的签证将于今天到期,据了解,他们原想以事情没有了结为由,希望新加坡足总出面,帮助他们延长签证日期,但被对方拒绝。因此,如无意外,他们两人将于今天返回。

据了解,他们状告俱乐部的理由有二:

一是他们当初与俱乐部签订的合同,是按照主力球员的待遇签的,但到了新加坡之后,俱乐部却以各种理由将他们降到二队,取消了主力待遇,违反了合同规定。

二是俱乐部单方面解除合同,将他们开除出队。

对于前者,王津辉给记者传来了徐明与俱乐部签订的合同复印件,在合同上徐明月薪为2100新元,属于一队第二档,算是比较高的。

不过,俱乐部同时还与球员签订了一份中文的《补充规定》,上面特别注明:“此规定同英文合同一起同时有效。”该《补充规定》一共6页,其中对球员工资组成、住宿、保险、纪律规定等方面做了详细说明。其中特别规定球员不得参与赌球,一经发现,立即开除。还做了不准抽烟、不准饮酒、不准去色情场合等“十不准”。

在该《补充规定》“其他说明”一项中,还规定:“教练组将根据表现定期调整一、二队队员名单,从二队调到一队的队员无论在哪里注册都将从调整即日起享受一队正选队员工资待遇,反之,因表现从一队调到二队的队员从调整即日起享受二队球员补贴待遇(因训练或比赛受伤球员不在此列)。”

这份补充规定的后面,有徐明本人的亲笔签名,日期是2003年1月6日,和合同是同时签订的,表明徐明本人当初对这个规定是认可的。其他球员也同样如此。

对于第二点,在《补充规定》中有这么一条:“队员出现任何违规行为,俱乐部有权根据情节作出最后处理。”

据新加坡当地法律界人士分析。不管是队内一二队的调整,还是最后因为球员消极比赛和罢训而被开除,俱乐部都还算有章可循。五球员状告俱乐部很可能无果而终。

align=center

 
 
编辑:钱程灿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4月23日  作者:刘辉 孙玮 
 
 
  • [国际足球]新麒球员田玉来:新加坡联赛不够职业
  • [国际足球]新加坡球队开除中国球员内幕:管教难!
  • [国际足球]在新加坡被开除的中国球员上告FIFA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